欢迎来到 - 最新跑狗图 !    
当前位置: 最新跑狗图 > 跑狗图 >

四川凉山大火不救行不行、伤亡严重是因为不专

时间:2019-04-14 17:29 点击:
4月2日下午,凉山州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通气会,通报木里县森林火灾最新扑救、医疗救助、牺牲人员身份确认、群众吊唁等工作。记者了解到,通过各方全力扑救,截至当天15时,整个

  4月2日下午,凉山州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通气会,通报木里县森林火灾最新扑救、医疗救助、牺牲人员身份确认、群众吊唁等工作。记者了解到,通过各方全力扑救,截至当天15时,整个火场明火已全部扑灭,火场得到有效控制,已进入清理余火阶段。

  然而,在四川凉山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扑救过程中,30名失联扑火人员因遇到突发爆燃,全部遇难。

  事发突然,举国上下都沉浸在悲痛之中,刚刚设立不久的应急管理部官网也变成了黑白色。在向救火英雄表达敬意和缅怀的同时,很多网友也发出了不少疑问,比如:

  森林火灾扑灭难度大、极易造成人员伤亡,有没有必要去救火,是否可以让火情自行发展?

  就此,记者采访了森林消防专家、中国森林消防学科带头人——中国消防救援学院教研室主任白夜,对网友关心的问题一一解答。

  一、30名失联的救火人员全部牺牲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伤亡?有网友称是因为队伍不够专业,是这样的吗?

  答:队伍是专业队伍。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伤亡,是因为扑火人员在转场途中,受瞬间风力风向突变影响,突遇山火爆燃。事发突然,与专业不专业没有关系。

  据报道,在3月31日下午救援的过程中,一组救援队员突然遇到风向转变,引发林火爆燃,形成巨大火球。有部分队员反方向逃离,但是仍有30人没能逃脱。

  山火有多可怕?数据显示,在局部地区某些山谷,瞬间风速能超过100公里。“爆炸式蔓延”的山火,1秒钟可以烧掉一个足球场!这种速度非人力所能及。

  答:爆燃通指“爆炸性燃烧”,和森林消防队员说的“轰燃”意思相近。造成爆燃原因有两种情况。一是地面植被和林下可燃物长期堆积形成可燃气体燃烧;二是特殊地形(陡坡,山脊,单口山谷,鞍部,草塘沟,山岩凸起地形),使可燃物同时预热,共同燃烧,瞬间形成巨大火球和蘑菇云。

  ◆ 二是爆燃产生的大量高温有害气体,烫伤扑火队员的呼吸道,使队员吸入大量有害气体中毒身亡;

  三、发生火灾地区海拔在3000多米,人呼吸都困难。有没有可能让火情自行发展,不进行人为扑救?

  答:不可能。这个海拔高度的空气中氧气含量在百分之十四以上,维持正常燃烧,火情可能进一步扩大,周边还有村落和县城,必须进行扑救。

  森林大火不可控性强,一旦放任其自由发展,后果不堪设想。1987年,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,近6万人积极扑救,奋战28天,战胜了火魔。即便如此,这场火灾依然造成了巨大的财产和人员损失。

  1987年,黑龙江大兴安岭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,震惊国内外。由5.88多万军、警、民经过28个昼夜的奋力扑救,于6月2日彻底扑灭。人民的生命财产、国家的森林资源损失惨重,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5亿多元。火场总面积为1.7万平方千米,境内森林受害面积101万公顷,受灾居民1万多户,灾民5万余人。大火中丧生211人,烧伤266人。

  答:有,美国和加拿大扑火过程中都存在发生爆燃伤亡惨重的情况。世界上森林覆盖度高的国家都不可避免会遇到火灾,救火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

  2018年11月8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比尤特县天堂镇发生山火。森林大火久扑不灭,所造成的生态灾难和重大人员损失震惊世界。近90人死亡,15万人被紧急疏散,数百人失踪,14000多栋建筑毁于一旦,好莱坞电影中的天堂小镇付之一炬,经济损失超过200亿美元……

  五、有学者认为,火灾发生时,应该适度让森林大火燃烧,让枯死的树木能够在每次定期火灾中被适时地烧光,而不要累积过多枯木,造成不可收拾的大火。这种说法有科学依据吗?

  答:没有,低强度对森林生长有益,但很难把握,森林火灾本身是灾,对植被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森林火灾是森林最危险的敌人,也是林业最可怕的灾害,它会给森林带来最有害,具有毁灭性的后果。森林火灾不只是烧毁成片的森林,伤害林内的动物,而且还降低森林的更新能力,引起土壤的贫瘠和破坏森林涵养水源的作用,甚而导致生态环境失去平衡。尽管当今世界的科学在日新月异地向前发展,但是,人类在制服森林火灾上,却依然尚未取得长足的进展。

  @泉州网警巡查执法:有网民尹某云(男,30岁,贵州毕节市人)以自己的百度账号“龙卷风等你”,在网上发布多条侮辱四川因公牺牲消防员的言论,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,引发网民的强烈愤慨。公安机关发现后迅速展开侦查,于4月2日下午在晋江市安海镇将尹某云抓获。尹某云的行为已涉嫌寻衅滋事罪,目前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  3月30日18时许,四川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,3月31日下午,扑火人员在转场途中,受瞬间风力风向突变影响,突遇山火爆燃,形成巨大火球。

  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失联,截至4月1日18时30分,30名扑火队员的遗体已全部找到。

  一场大火,夺去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的生命。27名遇难消防员中,1位80后,24位90后,2位00后,最小的还不满19岁。

  4月2日,记者联系到了4位云南籍消防战士家人。他们中有的已经抵达事发地,有的还在赶去的路上。记者在尊重家人意愿的前提下,还原了几名牺牲消防英雄的生前故事。

  几天前刚与哥哥通过电线岁的查卫光是大理南涧县碧溪乡人。都市时报一点关注记者与查卫光的家人取得联系时,其家人正在赶往西昌的路上。因为查卫光的父亲是彝族人,不会说也听不懂汉话,陪同查卫光家人的大理消防支队官兵向记者简单介绍了情况。

  4月2日18时许,记者联系上了查卫光的哥哥查卫升,他已经到达西昌。据他介绍,几天前还和弟弟查卫光通过电话,互相问好,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次听到弟弟的声音。

  4月2日中午,孔祥磊的父亲孔凡兵告诉媒体,儿子孔祥磊今年29岁,云南红河州人,当森林消防员还差8个月就满12年了,今年12月底就可以退役回家。

  去火场前不久,3月中旬,孔祥磊曾返回云南老家探亲,待了不到一周。3月25日,他又回到了西昌凉山木里县。

  3月30日18时许,孔祥磊给家里打了一次电话。他在电话里对母亲说,此前去救火,去了三天刚回到部队。31日早上,孔祥磊接到命令再次赶赴火场,这是他探亲返回后第二次参与救火,而这次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孔凡兵说,孔祥磊今年12月就可以退役回家了。在儿子的规划中,回家以后希望干活养家中的父母和妹妹。“如果我回来了,买几头牛,种点果树”,儿子之前给父亲孔凡兵说。

  “只是现在没机会了。” 孔凡兵说自己和老伴今年54岁,“身体都不太好,我今年刚装上支架。”儿子孔祥磊基本每年都会回一次家,两年前也谈了女朋友,感情稳定,“现在他女朋友跟我们一起去见他。”

  孔祥磊的战友于班长叫他“老孔”,说起孔祥磊来,于班长也是泣不成声,“火场上,他勇往直前,春节都还在火场战斗,每年都会挣一枚军功章。平日里,特别文艺,队伍活动的时候,总少不了他的吉他独奏。”

  最近,他还收获了爱情,回老家订了婚,“其实假都没有休完就归队了。”于班长几天前还计划着几个老战友一起聚聚,为老孔道喜。

  在朋友圈里,老孔的消息停留在了3月30日——那是一段仅有10秒的短视频,老孔抱着吉他,半露着脸,弹着一曲动听的文艺小曲。配文:老领导说这是爱情的冲锋枪。

  “他就是这样,低调得很,脸都不愿意露。”于班长叹着气,没想到这是他最后的消息了,刚刚收获爱情却离我们而去。

  幸更繁今年春节没有回家,他和家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在3月28日。幸更繁的姐姐幸更会说:“3月28日,小繁给我打电线月份我就有探亲假,就能回家看你们啦。’”

  据幸更繁的妈妈吕庆翠描述,幸更繁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只要不出勤、不值班,他每周日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。幸更繁平时打电话,不会太多地说他工作上的事情,每次都是问问家里的情况,特别是询问母亲的身体。

  “现在,我的靠山,我家的靠山倒了,我以后该怎么办。”吕庆翠声音哽咽。她今年48岁,有5个孩子,20岁的幸更繁是老二,幸更繁的三个弟妹都还未成年。而她和老公都一直身体不好。吕庆翠说,家里经济压力大,幸更繁是全家的指望,以前,他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钱贴补。

  今年,是幸更繁当消防员的第三年。幸更会说,因为今年春节幸更繁没回家,所以,家人都非常盼望着他能有机会回来看看。所以当3月28日幸更繁说自己能在8月份回家探亲时,家里人都很开心。

  妈妈吕庆翠描述,幸更繁从小就很爱读书,不用帮家里做活的时候,他总是在看书。此前,曾有媒体报道,幸更繁每天的任务就是沿着泸山的山脚转到山顶,从中午一直到天黑才能回营地。他的站位在巡逻分队的最后面,负责通讯传输。他的工作非常重要,需要24小时轮流值班,2小时传输一次林区情况,必须实时掌握林区情况,为指挥员提供信息支撑。

  幸更会说:“我们家庭条件不好,他曾和我说过,退役之后,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开一家餐饮店,因为他自己也很喜欢吃,而且全家人吃饭就不成问题了。小时候家里穷,真的吃不上什么好东西。我们也从未吃过他烧的菜,所以之前我一直非常期待他开的馆子。”

  陈益波的父亲和家人已经抵达四川,但目前他们还未抵达部队驻地,不了解整个事情的具体情况,所以他们现在非常焦急,情绪也比较激动。

  “去年通电线月,就在西昌干满两年了,到时候就有探亲假了。”陈益波的哥哥告诉记者。

  陈益波原本计划着,等到有了探亲假,就可以回家看看父母、哥哥还有两个侄子。毕竟,一家人已经两年多没见面了。

  哥哥说,陈益波的性格有些内向、腼腆,在当消防员之前,读书时候的弟弟还有些“沸”,“这是我们的方言,就是说他有点贪玩”。陈益波的哥哥和父母都在家里种地务农为生,而对于将来陈益波有自己的想法。高中毕业一个多月后,陈益波就应征在地方武装部当了一年兵,之后转到西昌参加消防员工作,“弟弟工作很忙,特别是今年过年前到现在,一直忙着在山上扑火,电话也打得少了。”

  最后一次和哥哥联系,大约在半个月前。“当时弟弟在山上,信号也不太好,乌漆嘛黑的,他说刚扑完火,在山上歇下了。”

  家里人对陈益波的工作了解并不多,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当了副班长,“只知道他辛苦,虽然他不说,但是经常看到他夜里出去。”后来,哥哥翻看QQ空间,看到3月30日深夜,弟弟还发布了一条动态,说是在连夜赶路去木里县,“我知道他去执行任务去了,但是不知道,这是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。”

  4月2日凌晨,家里接到陈益波牺牲的通知。“(4月2日)凌晨1点多,我爸打来电话,我当时已经睡下了,接到电话,抓起衣服爬起来,就跟家里几个表兄弟打了招呼,几个人轮流开车,带着我父母赶到了西昌。现在我们还在等,还没见到人,也想回弟弟宿舍那里,取回弟弟的东西。”陈益波的哥哥说,父母现在很伤心,母亲哭了好几回,止不住。

  “过完农历10月份的生日,我弟才满21岁。他还没成家,也没有对象。他原本打算今年干满两年后,再干3年,干满5年后再考虑后面的生活。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mood.htm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